热门搜索:

这件事情的结果已经不用说了他跟梅轻怜做出了一样的选择

时间:2018-12-28 18:13 文章来源:互联网

  要是有人真把拜月教的圣女拐跑了,第二天他就会被拜月教甚至是整个明魔一脉满江湖的追杀,可以同时领教一下夜韶南补天心经跟东皇太一的焚天宝鉴。
 
    还有那些穷小子跟世家大小姐私奔的狗血事情也是一样可笑,门当户对这种事情并不是说说的而已,特别是对于那种大世家来说,自家的女儿可以终身不嫁,但却绝对不能嫁给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
 
    我听鬼手王说你这段时间闲的有些没事干,你该不会是成天光在那里看这些无聊的江湖风月故事吧?你要是真闲得无聊,我也可以给你找点事情做,毕竟关西之地这么大,想要找事情,那还是很简单的。”
 
    唐牙暗骂了一声鬼手王竟然在暗中打他的小报告,他面上连忙摆手道:“不用大人操心,我的事情多的很,都快要忙不过来了。”
 
    楚休摆了摆手,让其他人跟他一起离去,倒也没跟唐牙继续较真。
 
    实际上唐牙现在是什么状态,楚休知道,不过他却没去管,也不想去管。
 
    楚休对于手下的态度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能力,一个是服从。
 
    只要有你有能力,可以服从楚休的命令,楚休便跟敢给他他想要的一切。
 
    剩下其他的嘛,他手下这帮人有什么样的爱好,什么样的表现,楚休并不想去干涉。
 
    事情解决,楚休也不想在东齐多呆了,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地盘,乐安郡没有什么大人物,他在这里逞威杀人倒是没什么,但万一要是碰到看他不顺眼的大势力中人,怕又要一场冲突。
 
    就在楚休赶路到夜晚,在客栈休息的时候,楚休的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波动,楚休挑了挑眉毛,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隐匿气息走出门去。
 
    客栈不远处,陆先生站在客栈旁的树林外,周身气势凝实,紧皱着眉头看着楚休。
 
    眼下陆先生的修为已经凝实到了极致,就差一步,准确点来说甚至就只差半步就可以踏入武道宗师的境界。
 
    陆先生是为了张楚凡的事情而来的。
 
    张楚凡在东齐这边这么高调,无相魔宗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只不过没有梅轻怜早而已。
 
    况且楚休魔心堂传人的身份其实也并没有大张旗鼓的传扬出去,在无相魔宗内也只有少数的人知道而已,所以最开始一些无相魔宗的弟子听说张楚凡自称是魔心堂的传人,他们还并没有在意,直到正在闭关的陆先生意外得知了这件事情,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对,连忙中断闭关,立刻前来找楚休。
 
    既然这张楚凡自称是魔心堂的传承,那楚休又是哪个?
 
    要知道昆仑魔教已经覆灭这么多年了,现在江湖上知道昆仑魔教的人很多,但你要是问他们昆仑魔教都有谁,几乎九成九的人都是一脸懵逼,他们甚至连昆仑魔教昔日到底是有四大魔尊还是八大魔尊都分不清楚。
 
    而魔心堂只是昔日昆仑魔教麾下的一个堂口,不能说弱,但也不能说强,名气并不算太大,除了一些跟昔日昆仑魔教有关的宗门或者是势力,其他人是绝对没可能知道的。
 
    但现在张楚凡却是知道了,他一个散修出身的武者,这辈子甚至连东齐都没有出过,竟然知道了魔心堂,还展露出了一身魔功,这也不得不让陆先生怀疑。
 
    而等到他赶到安泰府之后,他却发现张楚凡已经死了,死的连渣都不剩,尸体都已经被楚休的手下给处理掉了。
 
    陆先生已经不用多想了,远在关中的楚休突然出现在这里,出动自己麾下所有的力量来杀张楚凡,这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沉默半晌,陆先生没有说话,楚休也没有说话,气氛一时之间压抑到了极致。
 
    就在这时,陆先生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废话:“张楚凡死了?”
 
    楚休点了点头:“死了,死的很彻底,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留。”
 
    陆先生点点头,忽然道:“圣女大人是否知道这件事情?”
 
    楚休淡淡道:“就是圣女大人告诉我这件事情的,要不然我又怎么会关注东齐这里的这些事情?”
 
    又是一阵沉默,陆先生脸上的表情不变,但他的眼神却是有些飘忽不定。
 
    半晌之后,陆先生这才道:“听说你今天跟邪极宗的叶天邪交手了?感觉如何?”
 
    楚休沉声道:“实力不弱,但顶天也只能算是不错,他的一身实力九成都是靠外力,血蛟内丹和血蛟心经的确是能够带给他强大的力量,但叶天邪却是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武道。
 
    而龙虎榜上前几位,张承祯的雷法,宗玄的印法,方七少的剑,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武道。
 
    今日我能败叶天邪一次,来日我若是再交手,我便能杀他!
 
    但真正棘手的不是叶天邪,而是拜月教的那位圣女,那女人可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陆先生点点头道:“拜月教的历代圣女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你不招惹她是对了。
 
    好自为之吧,这件事情魏书涯前辈等人不会知道,他们也没有知道的必要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让我隐魔一脉失望。”
 
    陆先生压根就没问楚休是真还是假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这件事情的结果已经不用说了,他跟梅轻怜做出了一样的选择,从他们之间那看似乱七八糟的对话便能够看出一切来。
 
    张楚凡已经死了,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就算他是真的,那现在也成了假的,只有活着的,才是真的。
 
    相信楚休,那楚休就仍旧是他们隐魔一脉的魔道新秀,可以去跟拜月教圣女,去跟正道的俊杰抗衡。
 
    而若是失去了楚休,那他们隐魔一脉别说是抗衡这些人,他们甚至连找出一个能敌得过叶天邪的年轻俊杰都没有。
 
    所以此时楚休是真还是假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要楚休的存在对于他们隐魔一脉来说有利益,那他便是真的。
 
    还有既然这件
    随着陆先生来过一次之后,楚休的这次危机才算是真正渡过去了。
 
    陆先生和梅轻怜基本上就能够代表大部分隐魔一脉对于他的态度了,再加上知道楚休真正身份的人就只有他们这些人,可以说只要搞定他们,一切便都可以解决了。
 
    带着人一路回到关中刑堂,楚休安排其他人先回去,他自己则是回总堂复命,一边是跟关思羽打一声招呼,当然更重要的却是跟梅轻怜打招呼。
 
    楚休还没去找梅轻怜,梅轻怜这边在接到楚休回来的消息之后却是径直来到楚休的客房找楚休。
 
    挑了挑眉毛,楚休诧异道:“光天化日之下,圣女大人就不怕被人看见你来我这里?”
 
    梅轻怜淡淡道:“放心吧,整个刑堂总部的后宅内,没人敢多嘴的,说说你的事情把,事情都解决了?你的屁股都擦干净了?”
 
    楚休点点头道:“那家伙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了,陆先生也来找过我了,事情都已经彻底解决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